二十年前的春節才叫過年,現在充其量只能算放假

     

一年一度的春節來到,

年味卻再也找不到,

兒時濃濃的年味記憶猶新,

現在的年,淡了冷了。

小時候的年,進入臘月就有年味了,蒸饅頭炸丸子,香氣飛,送節禮買年貨,人擠人,小商小販大聲吆喝,家家戶戶殺雞宰羊,這才是年的味道!

還記得,以前到了臘月十幾,就開始趕集了。集上人山人海,吃的,喝的,玩的,貼的,用的,放的,各種各樣,看花了眼。

家家都會買一張掛畫,上面是胖姑娘或者胖小子,抱著大紅色的鯉魚,寓意“年年有余”,每逢春節貼上墻,看著就喜氣。

還記得,以前到了臘月十幾,就開始準備吃的了。女人們蒸饅頭,炸果子,包包子,小孩子最喜歡扣饅頭里面的蜜棗吃,惹得媽媽揪耳朵。男人們追豬跑,捆豬蹄,白刀子進紅刀子出,小孩看著都害怕,但是吃起豬肉香又甜。

小時候的春節,雞肉、魚肉、肘子、排骨就是過年的必備品,那時候的雞都是家養瘋跑的小笨雞,燉出來的肉緊不疏松,煮出來的湯濃稠不油膩。

過年包餃子是必不可少的,有韭菜雞蛋餡的,有香蔥豬肉餡的,有酸菜的,芹菜的,包好以后凍一凍,晚上餓了當作夜宵煮。

還記得,臘月二十四,就要大掃除了。洗被單曬被罩,擦玻璃擦桌子,全家出動,各干各的,每個角落都不放過,不管大人小孩,誰都不能偷懶。

還記得,臘月二十八,就可以放鞭炮了。那時候的鞭炮,就是孩子們最喜歡的玩具,只要收到壓歲錢,第一時間就去買鞭炮,有大地紅,竄天猴,摔炮擦炮散炮,嘣的一聲嚇到人,男孩子們最調皮,把炮扔進水坑里,濺了一身的泥。

還記得,臘月二十九,就可以貼春聯了。那時候買幾張紅紙,貼得仔仔細細,裁的整整齊齊,拿著煙帶著糖找那些毛筆字寫的好的人幫忙寫,寫好以后鋪在地上晾干后就能疊起帶回家了。有了春聯,還要貼財神畫,家家戶戶都貼上,希望財神進我家。

還記得,大年三十等著盼著看春晚。水果零食擺上桌,守著電視不眨眼,趙忠祥一出來,春晚就開始了,那時候趙本山還沒老,他的小品最搞笑,全家圍著坐一起,再困也要看下去。

小時候的年,是穿在身上的新衣,是含在嘴里的糖果,是兜里能買很多鞭炮的幾毛錢,是桌上有魚有肉香噴噴的飯菜。小時候的年,是盼望期待。

長大后的年,是還不完的人情債,是說不出的疲憊感,是花樣百出吃不下的飯菜,是親朋好友間朦朧的疏遠。長大后的年,是疲憊不堪。

生活越來越好,飯菜越來越多,

禮物越來越貴,人也越來越累。

小時候的春節才叫過年,

現在的春節只是放假,

小時候的我們喜歡過年,

長大后的我們害怕過年!

年還是那個年,

可從前的快樂再也找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