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曉平:寧塬村印象

寧塬村位于我縣方里鎮最南端嵯峨山北麓,南與涇陽縣口鎮接壤,北與漢寨村隔溝相望,東西深溝阻隔,距縣城和方里鎮約20公里,一條崎嶇彎轉的水泥路與211國道相連,這也是村子與外界溝通的一條最近的村級道路?!吧酱鬁仙钇铝憾?,祖祖輩輩受饑餓”,是典型的重度貧困村。全村260戶、787人,除本地人員外,相當一部分為三、四十年代從陜南的山陽、柞水、甚至外省逃荒要飯在此落腳的貧苦人家。他們在此開荒種地,繁衍生息,過著日出而做、日落而息的簡單生活。每當中午做飯時,這里炊煙裊裊,一派世外桃源景色。這里地廣人稀,土地貧脊,干旱缺雨,生存環境艱難。但只要能吃苦、有力氣就會過上雖不富裕但卻寧靜、自給自足的普通生活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特別是九十年代以后,外界的生活影響到這個偏僻的小山村。由于交通閉塞、生存艱難,本地姑娘紛紛外嫁,“娶妻難”在這里率先體現,無奈這里的小伙也先后走出大山當了上門女婿,留在村子的基本上是六十歲往上的老人。46歲的王桂林是山里村唯一的“年輕人”。

寧塬村原有八個自然村,分散在這條獨立、貧瘠的旱塬上,后經整合分為興安嶺、余家鹼、唐家鹼、寧塬、山里村五個村民小組。由于人口持續下降,2006年合并成立寧塬村委會,成為方里鎮25個行政村之一。支部書記曹樹鋒人稱“曹瘋子”,這位花甲老人經歷復雜,年輕時參軍入伍,當過戰士,養過豬,做過飯。服役五年復員后,先后在生產隊當過隊長,帶領鄉親們戰天斗地。1981年當選為寧塬村支部書記,至今“在位”三十七年,像他這樣的資歷在方里鎮乃至全縣已經不多了。對于曹書記村民說法不一,但“瘋子”一詞眾口一致,老少皆知。一年來與曹書記朝夕相處,他雖然個性剛烈、脾氣不好,但他的許多優點還是值得肯定、借鑒和學習的。1998年我曾到過山里村。那時條件艱苦,一條兩米多的簡易公路崎嶇蜿蜒,村民出村大多是步行,家庭條件稍好的才有一輛蹦蹦車,人坐在上面猶如跳舞。寧塬村民基本上住在現在新村西邊的溝畔,房子很少,大多數群眾住的是破爛不堪的土窯洞,吃水尤為艱難。近十年來,在曹書記的帶領下,在黨的富民政策引領下,隨著“三告別”、“移民搬遷工程”的實施,寧塬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三條新街、移民社區將分散居住的群眾連成一片,隨著水、電、路、亮化、綠化、美化工程的實施,徹底改變了寧塬村貧窮落后的面貌。每當夜幕降臨,一百余盞太陽能路燈徹夜通明,小小村莊煥發出現代化氣息。這些成績的取得與曹書記的辛勤付出是分不開的。

寧塬村留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這里的民風淳樸、群眾基礎好,無論男女老少熱衷村上的公益事業。每當村上有什么重要活動,村委會喇叭就會先放一段秦腔戲,接著曹書記就會發表“重要講話”?!拔?,我給你說話哩,村民聽到廣播后趕緊到村委會會議室開會”。不一會兒,村民就會三三兩兩準時來到會議室“聆聽”曹書記“指示”。這在現在的很多村是做不到的。最令我感動的是2018年12月,一場二十年不遇的大雪將寧塬村阻隔在這孤獨的“小島上”。在村干部的帶領下,全體村民無論男女老少齊動手,從村委會掃雪一直沿著唐家鹼、余家鹼、興安嶺掃到211國道,前后十余公里,方便了群眾出行,這在很多村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今年12月17日晚,我正在村委會和胡主任值班,接到漢寨村主任打來電話,寧塬與漢寨溝畔著火了,胡主任和我急忙帶上鐵锨驅車往著火現場趕,同時打電話讓村民趕來救火。不一會兒,十幾名村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,其余村民聽到呼救后也陸續趕來。由于火勢不大一會兒就撲滅了,但村民的自發行動、集體榮譽感讓我非常感動。

于振華今年63歲,原是唐家鹼村支部書記,2006年合并大村后擔任寧塬村支部副書記。今年四月在支部換屆選舉后不再擔任副書記,僅任支部委員。在七月份工資停發的情況下,仍每天早早趕到村委會打掃衛生,整理資料,無論冬夏每天騎著摩托車往返于寧塬與余家鹼之間,風雨無阻從未間斷。文青賢擔任村“環境網格員”,每月僅1500元工資,從早到晚騎著電摩,清理垃圾箱,打掃衛生,幾乎天天在村委會都能見到她。他們愛崗敬業、無私奉獻的精神讓人感動。寧塬村群眾特別喜歡開會。家住涇陽縣口鎮的肖光春、興安嶺的操和哲是兩名老黨員。每當村上有黨員活動,兩位耄耋老人不顧年事已高,積極“參政議政”,表現出一名老黨員應有的政治覺悟和黨性原則。

精準扶貧工作開展以來,寧塬村群眾積極參與,除個別人以外,大多數群眾摒棄“等靠要”思想,依靠自身力量走上了致富路。山里村村民劉煥薈中年喪夫,三個孩子和七十多歲的老父需要贍養。她沒有抱怨命運,在再次組成家庭后依靠養牛走上了致富路。由于辛勤喂養,她養的牛毛色鮮亮,膘肥體壯,僅賣牛收入近20萬元。鮑新社今年四十多歲,養羊48只,今年賣羊奶、羔羊以及產業補貼收入近10萬元,他的致富事跡被《陜西日報》報道,并被評為全縣致富帶頭人。鮑云忠今年已67歲,身有殘疾,走路一搖三瘸,但他是一位能人。經常倒豬販羊,騎摩托、開蹦蹦,無所不能,日子過得雖不富裕但卻自給有余。林青俠養羊100余只,今年僅產業補助領了30000元,在全村群眾搬到寧塬村的情況下,他至今仍孤獨的居住在偏僻的侯家莊精心喂養。

? ? 在寧塬村扶貧一年來,雖然苦過、累過但也快樂過。這里的群眾淳樸、善良;這里的人們勤勞、可親。每當我無數次驅車到村上時,路邊的野雞、小兔、松鼠與我作伴,花兒對我含笑彎腰。我幾乎能叫出每位貧困戶的名字,知道大多數人的家。寧塬扶貧時間雖短,但作為我人生的一段經歷,將永遠珍藏在我記憶深處,揮之不去,伴隨終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