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民們種太陽能路燈桿得什么

     

生活不止眼前的燈桿,還有村民們的拆遷賠償。

據悉,西安高新區細柳街道一村道上,不足千米的道路兩旁有上百個路燈桿。村民說,路燈是“年前”立的,聽說村里要拆遷,為多爭取賠償栽的,很多路燈沒裝太陽能板,也不會亮。對此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稱,安裝燈桿是村民的自發行為。

“一切向錢看,村民都大徹大悟了?”

Mseele,太陽能路燈,是公共設施,即便拆了獲得賠償也是賠給村里,而不是村民。

胡君子,合情,但不合理:第一,賠償款是政府,也就是當地稅收所得,是大家的錢,不要拿別人的錢,慷自己的慨。第二,以現行法律規定,賠償款是針對當地,以及拆遷對象的均值,給某人多了,那其他人呢?

這個問題得辯證的看,比如,究竟土地國外私有和我國國有哪種好,且行且珍惜。

“拆遷賠償,究竟如何賠太陽能路燈?”

誰安的、錢從哪里來,安裝了這么多太陽能路燈桿,怎么能說是村民自發呢,貌似還是個比較詭異的事兒。但論賠償,確實需要斟酌應該賠多少。

有的小伙伴知道,家里的房子要拆遷了,于是考慮如何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畢竟住了幾十年的房子,一搬家都是全家老少都得搬,七老八十的,很是不方便。所以,很多村在沒拆遷之前,就開始在各種土地上違章搭蓋。

另外,政府對拆遷早有明確規定,一般都是截止日期之前的設施樣貌都已經拍照,以此為賠償標準。這種突擊增加設施想要獲取賠償的,要么是不明就里的,要么就是有內幕人士提前通知他們,要在某個具體日期之前突擊增設。

只要有心查,都能查出來,就看愿不愿意查。畢竟賠償款是公家的錢,是百姓的稅,誰拿不是拿,不要白瞎了太陽能路燈桿兒的一片赤誠。

“種豆得豆,種魚得魚,種太陽能路燈桿得什么?”

有網友發現,西安這條“種太陽能路燈得賠償款”的新聞是早幾年前的新聞。但凡窮的地方要搬遷,村民們都恐慌。山村雖然窮,但是心理比較有安全感。

各地發展不均衡,有的地方隨便一個農村拆遷都是身價千萬。所以想要賠償,獲得平等,還真得想各種招數。古曰: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種魚得魚,如今種太陽能路燈桿得賠償款,貌似有點種偏了。

這上百根太陽能路燈桿兒,對于一個貧困村來說,也不是個小數目。

“如果裝了太陽能板,這個村該有多亮?”

不足一千米的村道旁,安裝了100多根太陽能路燈桿兒,這初衷也許是好的。如果這些燈桿兒都裝上太陽能板,這些燈要是全亮的話,會不會亮瞎眼?

網友甜心陽光,舉了一個例子,他們村也是一百盞太陽能路燈,反而晚上連覺都睡不好。村里花了40萬安裝了這些太陽能路燈,一時要適應起來還真有點不習慣。

如果這40萬要是用于拆遷,每家每戶確實也得不到多少錢。搬遷到新的地方,到底是福是禍,誰也不能保障村民們內心里的困惑。所以,面對村民搬遷賠償,光靠發展的眼光還不夠科學,更加需求切實可行的收入保障。